电竞外围标题    龙铁清风    靠企吃企曝光台    靠企吃企曝光台 深度关注 清除企业蛀虫 重塑政治生态

 

深度关注|清除企业蛀虫 重塑政治生态

来源: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 

深度关注丨从靠企吃企系列腐败案入手开展专项整治
清除企业蛀虫 重塑政治生态

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李文峰

 

  中国通用技术集团下属中国轻工业品进出口集团电竞外围(以下简称“中轻公司”)原副总经理王晖接受审查调查;中轻公司原副总经理苏东涉嫌滥用职权、受贿犯罪被移送司法机关;中轻新世纪公司原总经理吴冰犯受贿罪、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一审获刑14年……连日来,中轻公司多名领导干部连续被查处,在集团系统内引发震动。

  作为新中国成立后最早组建的全国骨干外贸专业公司之一,中轻公司曾为国家外贸事业和经济建设作出重要贡献。然而,一段时间以来,个别领导干部背靠企业资源,利用政府项目政策倾斜、资金集中的优势,靠企吃企、损公肥私,造成国有资产重大损失。

  中轻公司系列腐败案发生后,通用技术集团纪检监察组会同有关部门围绕老问题、新表现,彻查违纪违法行为,从追赃挽损、防控风险、弥补漏洞、重塑生态等方面同步发力,以专项整治成效为集团高质量发展提供纪律保障。

  靠企吃企:违规经营导致国有资产巨额损失

  一片普通创可贴在采购合同中标价畸高、同一批医疗器械反复交易只签货单不走货物……纪检监察机关在查办吴冰案过程中,发现的问题触目惊心。

  在担任中轻新世纪公司总经理期间,吴冰以开展医疗器械贸易为名,变相将公款借予他人开展融资业务。为提高贸易合同金额、填平账务缺口,吴冰将合同涉及的部分医疗器械、耗材采购单价提高至市场正常价格数十甚至成百上千倍,造成上千万公款无法收回。

  在国企政策项目具体操作落地过程中,一项规划该不该做、怎么做、做到什么程度;一个项目该不该批、批给谁、批多少经费,都有着严格规范的审批程序规定和要求。“但在企业决策中,主要负责人往往扮演着关键角色,特别是二三级公司的主要负责人拥有重要的话语权、裁量权、决策权。”办案人员介绍。

  以中轻旗下二级公司昆仑公司为例,在与上、下游企业开展贸易往来过程中,昆仑公司原负责人王某从中嗅到了“商机”,通过私自设立中间公司,虚增交易环节,骗取货物差价。“实际上,王某的中间公司没有货物交割,仅靠票据流转,就赚取巨额差价。”通用技术集团纪检监察组审查调查一室主任邢光介绍,通过这种手段,王某从中套取上千万元。

  中轻资源进出口公司是中轻下属另一家二级公司,公司原总经理苏东在未经总公司审批同意的情况下,违规开展金属硅业务,利用银行授信为某公司提供融资,合作公司则出让部分利润点作为融资回报。

  由于外贸回款慢,苏东与合作公司通过虚假的货权转移证明等单据虚增贸易额。然而,国资委曾明文规定,严禁开展无商品实物、无货权流转或原地转库的融资性业务。其后,合作公司资金链断裂,给中轻资源公司造成巨大损失。

  除此之外,中轻公司多名涉案人员存在虚增公司利润、违规开展出口赊销、侵吞公款、违规经商办企业、私设小金库等违纪违法问题。经查,中轻公司所属资源公司、东方公司、宁波公司、群星公司、新世纪公司、昆仑公司等6家企业共涉及违规经营投资问题36项,管理制度、生产经营规定形同虚设,监督制衡机制完全失效。

  窝案串案:形成内外、上下利益链条,破坏企业内部风气

  作为一家从事外贸进出口的国有企业,中轻公司业务多元、对外商业往来频繁,加之人员管理、制度规范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,结伙作案成为该系列职务犯罪案件的一个重要特点。

  在挪用公款与多家私营企业签订医疗器械购销协议后,作为回报,吴冰按照所占用资金年化收益12%的比例从私营企业主处收取个人回扣。为了掩人耳目,吴冰与“白手套”企业主约定回扣款由后者代为保管并按照吴冰要求支出。5年间,吴冰共收取回扣3600余万元,用于奢侈消费。

  除里应外合勾结作案,部分处于同一利益链条的公司管理人员互相串通、抱团腐败,形成窝案串案。宁波中轻进出口电竞外围原总经理乔贤平、原副总经理张静、原业务四部经理程宝儒利用管理公司展位的职务便利,私自对外转卖展位,6年间共贪污转卖费用800余万元。

  作为中轻公司外派到宁波公司的总经理和财务经理,乔贤平与程宝儒工作上本应一人负责市场开发和业务发展,一人做好财务管理,相互配合、相互监督,但二人只有“配合”没有监督,不仅共同贪污展位费,还合伙谋划做假账,虚做利息收入以维持表面业绩、评选A级企业,严重违反国家和公司财务规定。

  作为国有企业管理人员,本应珍惜国有资产资源资金,发挥企业“稳定器”“压舱石”的作用,但中轻公司少数干部背靠企业优势,不仅己身不正,还催生了损公肥私的恶劣风气,一些年轻干部上行下效、随波逐流,形成破窗效应。

  深挖彻查:盯紧重要岗位和关键环节,让空转制度落地

  翻看这起系列腐败案的案卷,可以发现,集体决策制度不贯彻不执行,为靠企吃企开了绿灯。岗位长期不轮转、不交流,为利益的固化、圈子文化的形成提供了便利。重业务、重技术、轻党建,导致涉案人员纪法意识严重缺失,走到今天这一步也就不足为奇。

  “中轻公司下属共28家二级子公司,其中21家境内企业、7家境外企业,业态复杂、人员分散,监督监管乏力。”邢光介绍,部分二、三级公司负责人行事作风“老板化”,一把手专权擅势、独断专行,造成空转式经营、“赌博式”上项目。

  中轻公司系列腐败案发生后,通用技术集团党组、纪检监察组对违规经营投资负有责任的5名公司时任领导人员进行追责,对下属公司52人进行处理处分,其中5人已被移送司法机关,另有多名干部涉嫌违纪违法案件正在办理中。

  为落实对重要岗位和关键环节人员的监管,中轻公司制发有关干部管理规定,对公司总部及所属公司领导人员的职责权限、选拔任用程序标准、监督管理方式、提醒诫勉实施细节等进行明确和规范。

  针对财务管理和业务经营风险,中轻公司落实不相容岗位分离原则,修订完善六项财务制度,定期邀请外部机构进行审计,实行财务负责人委派制,二级公司财务负责人均由中轻公司选拔、任命、定期轮岗。

  在谈到走上违纪违法道路的原因时,所有涉案干部均提到自身纪律意识淡薄、法律观念缺失,“不懂法、不学法”,自认为“职务级别不高,组织不会注意到”“把权力当作个人能力的体现”,侥幸心理战胜了理智,导致权力运行失控。乔贤平在业务失败被降低薪酬后,不仅不考虑如何挽回损失,反而有意放松向欠债方追讨债务的力度,以便向其索要钱款填补个人收入缺口,完全丧失了一名国企领导人员的纪法底线,其责任意识、职业道德之缺失,对私欲追求之盲目可见一斑。

  为上紧集团员工尤其是领导干部的思想发条,充分发挥案件警示教育作用,中轻公司将廉政教育纳入日常工作,围绕发生的系列案件开展警示教育活动。

  中轻公司纪委书记李超锋介绍,公司成立了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协调小组,多次召开专题会,分析查找廉洁风险点。“希望通过及时总结经验,推动形成长效机制,不放过任何一个问题、不忽视任何一个环节、不留下任何一个尾巴。”

  举一反三:多措并举、综合施治,为企业高质量发展持续营造良好政治生态

  通用技术集团共有三大主业:装备制造与技术服务、医药医疗健康、贸易与工程承包,分别对应“制造强国”战略、“健康中国”战略、“一带一路”建设,责任重大,必须以良好政治生态保障公司高质量发展。

  以查办中轻公司重点案件为突破口,借助于正在开展的靠企吃企专项整治,通用技术集团纪检监察组会同战略部、财务部、审计风控部、人力资源部等部门,针对不同业态特点,对集团各领域违规违纪违法问题进行全面深入清查。

  选取重点领域,聚焦共性问题开展督查。通用技术集团持续加大境外腐败、民企挂靠国资、“影子股东”等问题整治力度。为整治利益输送和设租寻租,集团选取8家国有股权转让和增资扩股较为集中的二级公司、8家资产并购项目较多的二级公司进行重点抽查,并不断扩展抽查范围。经过六轮内部巡视,集团已实现对下属二级公司巡视全覆盖。

  既查老问题,又督新情况。集团纪检监察组在严肃查处违规经营投资、违规开展融资性贸易套取巨额国有资金、在公司购销业务中收受大额回扣等老问题的同时,着力查办了集团某投资公司干部低买高卖基金套利、医疗板块某公司干部违规融资租赁等新型职务犯罪案件,去年以来共留置17名涉案人员,形成有力震慑。

  既要惩处,又要施治。聚焦突出问题,集团纪检监察组推动制定修订规章制度84项。例如,在境外国有资产监管方面,针对境外机构审批决策、境外领导岗位和关键人员管理制定相关制度,规范境外资产监管重点环节;在领导干部廉洁用权方面,制定插手干预重大事项记录制度,划出领导干部及其家属禁业范围,规范经商办企业行为。“保持高压惩治,不仅是为了筑牢底线、加固后墙,更是为了表明我们深入整治靠企吃企的坚定决心和态度,为企业高质量发展营造良好政治生态。”通用技术集团纪检监察组组长王会杰说。

 

2022年7月22日 15:38
?浏览量:0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